木石斋:玩出自己的审美

赶上最好的时代

日前,盛世收藏网“品藏2012”大赛结果揭晓。特等奖得主木石斋(陈荣),本为盛世收藏论坛高古玉版资深版主,然而此次为其赢得大奖的,却是12尊造像珍藏。

算起来,陈荣由古玉转造像不过三年时间,却投入大量心血,参赛的12尊造像,图片、名称、背景、源流、赏析、观点,翔实精彩,一丝不苟。其中不乏来自国际知名拍卖行的藏品。2012年10月,他又荣升石质造像、古代石雕、砖雕版版主,玩得不亦乐乎。

古玉与造像有何相通之处?陈荣答曰:二者均为造型艺术瑰宝。

赶上最好的时代

陈荣的本职是规划设计,他是中国知名的城市规划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我们做城市规划,基本上国内除了台湾,各个省份都做过项目。”陈荣回忆说,由于工作的关系,他得以跑遍全国各地,结识了各种各样的人群。收藏机缘,由此展开。

古玉如此,造像亦然。“我曾经做过不少寺庙的规划项目,自然会结识许多佛教界人士,从而慢慢对佛教艺术发生兴趣。”当需要为这种艺术寻找一个载体,他便选择了造像。

“每个收藏者都是一个偏执狂,”陈荣笑言,自己和许多六七十年代生人一样,小时候通过集邮,已初步尝到了痴迷收藏的甜美滋味:跑去北京最早的月坛市场收邮票,把家长单位里收到信件信封上的邮票剪下来,据为己有⋯⋯

“不过真正踏入收藏,是从网络开始。”他总结自己是“启蒙于雅昌,成就于盛藏”。收藏类网络刚刚兴起的时候,古玉玩家大多聚集在雅昌,其后盛世收藏网出现,后来居上,将玩真品的人逐步吸引过来。“特别是分版之后,大家可以各自按照兴趣,找到同好交流,看到很多老东西,玩儿得比较开心”。陈荣回忆说。

[品藏2012] 木石斋典藏之梵天佛地-精品(拼图)

对于利用工作之余玩儿收藏的人,在广交朋友的同时,网络为他提供的最大便利是大大拓展了收藏渠道。“以前收东西,都要跑去现场,如今有了网络,省力不少。尤其这两年,我的很多藏品都直接来自于网上的藏友。”

一路走来,陈荣称自己赶上了不可复制、不可再来的幸运期。最近十年,既是城市规划最为蓬勃发展的好时代,也是文物收藏空前繁荣的爆发期。“我们的市场变化非常快,从前的很多事情放到现在,只能用‘不可能’来形容。”他指着自己会所里一件石斧介绍说,1999年前后,他在浙江嘉兴做规划 “当时买一块良渚古玉,还送几件石斧或陶器,现在光一个好的石斧也要一两万了!”

国内文物市场的繁荣甚至对国际艺术品市场的格局都产生了影响。过去通常都是中国文物向海外流失,近几年则是国际各大拍场上最活跃的买家通常来自中国。陈荣指着几件古玉感慨:“像这种塞克勒、戴润斋的旧藏,过去我们只能在书上看到,现在你可以亲自上手观赏把玩,在以前这就像做梦一样。”

玩出自己的格调

从古到今,每一个收藏者都有自己的切入点,陈荣的切入点是审美。由于自身专业是设计,他对造型艺术有着特别的偏爱。“古玉和造像,在别人看是两个领域,对我而言,都是造型艺术。”

造型以外,他对文脉也有自己的认识。“古玉在整个中国文化史中的地位不可替代。”参观过许多国外博物馆后,陈荣发现新石器时代的各地文明,如南美、欧洲、东南亚,都曾出现过玉文化,并非华夏独有。然而,新石期时代以后,其他文明纷纷找到了新的载体,只有中国将玉文化保留、延续、发展至今。“中国玉文化一万年历史,一以贯之地承载了我们的文明。”

木石斋:玩出自己的审美 石雕佛首(公元2世纪,犍陀罗风格)

同时,自夏商周三代开始,玉文化被纳入礼制,玉器成为礼器的一种。而后,孔子一句“君子比德于玉”,又将玉文化与此后几千年作为中国文化主流的儒家文化结合到一起。“宋以来,文人玩玉成为一种高端时尚。”陈荣认为。

在汉代以前,中国用玉制度非常严格,若非王侯贵胄,即便大富之家也不可用玉。“如果说明清瓷器以官窑为尊,那么可以说汉代以前的高古玉器每一件都是宫廷御制。”陈荣笑言。

转入造像收藏,他同样强调的是艺术表现力与历史脉络。“每个艺术门类都有一个高峰,拿整个中国文化来说,思想的高峰在先秦,诗词的高峰看唐宋,戏曲的高峰则在元代。”找到那个高峰,收藏典型时代的艺术精品,是他的收藏理念。

“我个人会更偏爱早期造像,因为艺术表现力极强。”木石斋会所里,几件犍陀罗佛像很好地诠释了他的收藏格调:来自古印度的佛教精神与来自古希腊、古罗马的雕塑艺术形式相结合,人神同体的呈现,令观者与雕像产生一种冥冥中的对话感。“这不是后期程式化的造像所能媲美的。”

除了个人兴趣,他对涉足的门类也都做过市场评估。几年前,正是铜镜、香炉市场暴热的时节,“当一方铜镜、一个香炉卖到大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属于正常,佛像却除了永宣名品,价格非常低迷。”他分析道,想象一下,古代的文人雅士,家中该如何陈设?大厅内居中是一幅中堂;室内以黄紫家具陈设,其上置以瓷器、文房雅玩、赏石盆景;内堂则以佛像居中,佛前以香炉供奉……因此当香炉都成为天价之时,佛像却处于低位,这不合常理。

至于古玉,即使在过去的富贵文雅之家,也极为珍罕,往往藏之密室,非挚友亲朋不得见也。他认为,目前高古玉器市场的低迷,主要与鉴赏门槛过高、赝品充斥有关,随着收藏群体的扩大、新玉市场的火爆、其他收藏门类的轮涨,在中国玉文化的大背景下,高古玉一定会迎来价值回归的时机。

“玩收藏,除了偏执狂的一面,除了对价值增长的关注,最为重要的,还是玩出自己的角度,玩出自己的格调、自己的审美。”陈荣对自己有着清晰的定位:玩家、藏家,从审美角度切入,藏品无论价值高低,关键是能表达一个时代的精神特质,彰显时代美。

心态与悟性同等重要

古玉也好,造像也罢,都是专业门槛极高的版块,高古玉更一直被圈外视为“重灾区”。对此,陈荣总结自己十几年的收藏经验,认为悟性、圈子、心态,缺一不可。

“没有悟性不要碰高古玉。”他曾在盛世收藏论坛里发表过一篇名为“古玉之六难仿”的帖子,引来不少掌声。“可后来我发现,自己白写了。”他摇摇头,“因为能读懂的人,其实已经不用再看,我所说的顶多是帮助他归纳;对于不懂的人,连文中用词的意思都弄不全,甚至还会往反方向理解。”

木石斋:玩出自己的审美

玩真货、有真货的圈子,是他反复强调的,也是互联网平台吸引他的一大魅力。“圈子很重要,大家都能开诚布公地讨论,线下的圈子,我个人比较仰慕的如台湾的古玉雅集。”

最难拿捏的,则是心态: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勇于否定自己。“玩古玉,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没吃过药,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未来能不吃药,关键在于吃了药有没有医好你的病。”陈荣坦言,其实对于新人,眼力不好没关系,只要够虚心,有人带,很快都可以入门。“我们的圈子里大家定期聚到一起,很兴奋地讨论最近又看到些什么样的好仿品。”

此外,多看馆藏、多上手、多摸索规律等个人功课也不容忽视。读书是每个收藏者的基础功课,但读什么书、如何读书,则需要一点学问。“有些书是必须去读的,比如馆藏图录、考古报告、知名专家的研究性著作。有些书则比假货毒性更大,则要敬而远之。”

现阶段,陈荣感兴趣的话题除了藏品本身,还有整个行业机制的提升。“我相信未来中国的艺术品交易机制,一定会向国际接轨,而且不会太遥远。”他注意到国际市场上的大藏家,虽然自己眼力很好,但买东西大多通过中介,如中间商和大拍卖行。陈荣自己近期的购藏也已经转变成一半通过中介,一半自己直接交易。

“国内市场的最大问题是很多人尚未形成通过中介的习惯。我们不要一方面羡慕别人,另一方面自己的习惯和理念还停留不变。”在他看来,好中介所提供的服务并非只是鉴定,而是关联到好货品、好顾客的整套运作机制。而这一机制,正是提升整个行业级数的关键所在。

“品藏2012”大赛获奖名单 木石斋参赛帖 古玉之六难仿

拍卖最新出价

拍卖最新出价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
加载中...
您尚未登录 , 请 登录 注册 后回来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140
• 请尊重每位网友发言的权利,尊重他人,注意文明用语。
• 所有评论仅代表盛世收藏网友
盛世用户: 发布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