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己所爱,藏不住功名-那些记忆中的收藏家们,    剩山缘分,惟天相许-吴湖帆

Bill老大要求写写古今有名的收藏家们,本来觉得挺简单的,想着想着这事就变的麻烦起来。故事多的不好写,故事少的写不出来,索性想到哪个写哪个好了。

收己所爱,藏不住功名-那些记忆中的收藏家们,    剩山缘分,惟天相许-吴湖帆

吴湖帆-富春山居图,七十二状元扇

说到吴湖帆,许多人的认识和理解应该是这样的:江苏苏州人,为吴大澄嗣孙(1894—1968)。三四十年代与吴待秋、吴子深、冯超然并称为“三吴一冯”。建国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筹备委员、画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委员。山水从“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冲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灵秀、缜丽清逸的复合画风独树一帜,尤以熔水墨洪染与青绿设色于一炉并多烟云者最具代表性。并工写竹、兰、荷花,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一位重要的画家。

但他在中国文化史上的意义其实已远超出他作为一名山水画家的意义。首先要说的就是那句“剩山缘分,惟我天相许”。

相信很多人都会承认,近几年来,发生在中国艺术界的最美妙的一件事,就是2011年《富春山居图》的山水合璧,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件艺术品的展出这么简单,就连华仔也借此声势拍了部《天机》,虽然片子很烂,但至少也是部电影。

而所展出的《富春山居图》中的《剩山图》便是由梅景书屋主人吴湖帆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馆的。民国27年,也就是1938年,吴湖帆卧病在床,汲古阁古董商曹友卿携刚收得的残卷前去探望,吴湖帆展卷了望,遂精神大振,脱口道:“乱世出奇迹,真没想到300年后又能见到大痴道人的火中之宝。”曹友卿听后知是珍宝,便不肯出售,随后,吴湖帆便用价五千金的商王之母黎方尊交换《剩山图》,并在《商王之母黎方尊》提拔道:“戊寅年冬日,以此尊易得黄子久《富春山居图》焚余残卷,连城之璧,不是过也。”直到20世纪50年代,在浙江省博物馆工作的沙孟海先生通过钱镜塘、谢稚柳两位先生从中斡旋,才使得吴湖帆先生最总同意将《剩山图》献于浙江博物馆收藏。相信2011年山水合璧之时,也正是吴湖帆先生含笑九泉之日吧。

七十二状元扇
吴湖帆吴湖帆

说到苏州博物馆,很多人都会知道,馆址是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王府遗址,新馆建造的设计者是负责卢浮宫改造项目的大名鼎鼎的贝聿铭,馆藏《五代秘色瓷莲花碗》、《七君子图》等无价之宝。但其中有一件藏品是最具有苏州博物馆特色,并为清代书法史提供了清晰可见的历史凭证,这就是由吴湖帆先生收藏,并献与苏州博物馆的《七十二状元扇》。   

清朝时候有一个关于苏州人的笑话,问:“苏州出什么?”答:“状元、戏子、小夫人。”玩笑归玩笑,但苏州的状元,那真的是货真价实,清朝三百年期间共出状元一百一十二名,江苏省占四十九名,单苏州一地就出了二十六名。这《七十二状元扇》最初,吴湖帆的收集范围仅限于苏府属状元书箑,继之扩充至江苏全省,进而欲囊括全清。为了收集状元扇,在二十于年的漫长岁月中,吴湖帆倾力搜集,或以重金购之,或以家藏古物易之,并统一装裱成册页。这其中状元的名字,有如雷贯耳的翁同龢;有康熙帝钦点将其从第三名拔为状元的彭定求;也有中国科举史上最后一位“连中二元”的状元郎吴廷琛。这套状元扇是清一代书法流变的体现,真草隶篆,不拘一格,流派纷呈,风格各异,不但为清代书法发展史提供了凭证,单论藏品的精致程度,也称得上是独步书界。   

宋汤叔雅《梅花双鹊图》

吴湖帆-收藏世家,祖父吴大澄外祖父沈氏均为大收藏家

上面介绍的两件藏品只是吴湖帆先生所藏的名声在外的精品,《百年收藏》的作者宋露霞女士,在采集资料时,在上海图书馆亲睹了吴湖帆先生亲笔撰写的《梅景书屋书画目录》稿本,著录历代书法字画二百五十三幅,其中包括:

唐怀素书大字草书《千字文》卷,绢本,伯颜不花旧藏;宋汤叔雅《梅花双鹊图》轴,纸本,精品;宋郑所南《兰花》卷,元明人题,元韩性题识,毕泷旧藏,纸本,精品,人间至宝;元赵松雪《急就章》册,宋藏经笺本,明装,项元汴藏,清周寿昌旧题;元王若水《菊竹》卷,纸本,元张雨题,梁清标旧藏;明初吴羽庆书《心经》,徐乾学藏;元马文群《秋林招隐图》,纸本,陈德大藏;元王孟端为陈孟敷画竹轴,纸本,已坏,明沈石田,文徵明题,缪曰藻藏。等等。    有人会很奇怪,这些藏品都是怎么来的呢?

 有人会很奇怪,这些藏品都是怎么来的呢?

一是来自祖父旧藏。1902年,吴大澄病故。临终除遗嘱编修家谱,分配产业,整理登记家藏文物外,特别叮嘱“为我善视万儿”。吴大澄中风卧床,仍每日将湖帆叫到床前,以平生藏物之名目相授,并细观其悟性。湖帆也是情之所钟,于此类名目能过眼不忘,应对如流。于是大澄谓家人:“有嗣如此,死复何恨!”遂将家财分作两份,一份给两个待闺的女儿,一份授湖帆。因有意要湖帆继承家学,故其所有字画彝鼎多归湖帆。吴大澄遗留下来的周代邢钟和克鼎,湖帆极喜爱,名其室为“邢克山房”。大澄生前特别爱的古印40余方、官印50余方、将军印28方,后亦为湖帆收藏。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的《虞恭公碑》亦为大澄家旧物。

二是外祖父沈氏“宝董阁”所藏。沈韵初的收藏与吴家不同,以收藏字画为主,尤其是收藏明代董其昌的画甚为丰富。后来沈家这批藏画及印章均悉数归入了梅景书屋。另外,外祖父原藏的隋朝人的《常丑奴墓志》,原系清代金石大家金冬心物,沈韵初收得后送给了吴大澄,吴大澄又传给孙子吴湖帆。

三是夫人潘静淑的陪嫁之物,吴湖帆先生的“四欧堂”所藏四件欧阳询帖,其中《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和《皇甫诞碑》三件是静淑出嫁时带来。潘静淑的嫁妆中还有一方当年皇上赐潘氏先世的玉华砚,清如堆雪,润若凝脂,夫妇二人爱如生命,于是又名其室曰“玉华仙馆”。这里要说句,潘氏家族历代嗜古物,富收藏,其“攀古楼”所藏青铜器及“滂喜斋”所藏古籍善本,历来雄冠江南。向上海博物馆捐献大克鼎、大孟鼎的潘达于便是潘静淑的侄媳。

用现在动辄就XX二代的理论来看,如果你有一个收藏家爷爷,再有一个收藏家姥爷,再娶了一个出自收藏世家的媳妇,那你也离成为一个成功的收藏家不远了。

只缺少一点,就是上面所说的《梅景书屋书画目录》里提到的书画、七十二状元扇包括《剩山图》,这些都是吴湖帆先生个人收藏的,因为像吴老的那个“鉴定一只眼”的美称,是不会遗传的。

拍卖最新出价

拍卖最新出价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
加载中...
您尚未登录 , 请 登录 注册 后回来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140
• 请尊重每位网友发言的权利,尊重他人,注意文明用语。
• 所有评论仅代表盛世收藏网友
盛世用户: 发布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