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我陪同北京一家媒体的朋友到河南出差。工作之余,又陪同他逛了郑州和洛阳的3个古玩市场。这个朋友是墨盒收藏爱好者,河南之行他收了十几方普通盒子。陪同中,听着他讲述铜墨盒的历史由来和艺术价值,跟着他上手把玩这些清末民国文人墨客用过的案头之物,从没有涉足过古玩收藏领域的我,在不经意间喜欢上了这种刻铜文房。

回到济南后的一个周末,我动员妻子和我一起去了英雄山文化市场,开始了我的淘宝之旅。当时,我连古玩市场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误把卖工艺品和旧货的那条街当成了古玩街,根本没有走到真正经营古玩的地段。就这样,我从旧货堆里淘到三方“垃圾盒”,又从地摊上买了两方“茫父”款新盒,其中一方还是所谓的“三镶”盒。摊主看我是个新人,哄我开心地说:“你买的物有所值,盒面上镶的是白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我凭着在河南陪媒体朋友时听来的一点常识,很庄重、很专业地告诉摊主:“这叫“三镶”工艺盒,镶嵌的不是白银,是白铜!” .....从此,英雄山文化市场和马鞍山路古玩城成了我渴求发迹的天堂。一到周末,天刚亮就急着往那里赶。从假“茫父”到假“半丁”,从新盒新刻到老盒新款,三个月下来,买了几千多元的“一眼假”。

如果没有网络,我的“淘假”之旅还会继续走很远。在过去,搞古玩收藏,没有师傅调教和十年八年的摸爬滚打,以及真金白银的锤炼,根本入不了道。但是,在信息时代的今天,网络就是最好的老师和成长平台。当我从“百度”搜索中看到,很多铜墨盒图片上都打着“盛世收藏”字样时,马上意识到这应该是一个铜墨盒玩家的“根据地”,仅几分钟就摸到了全国唯一的“刻铜艺术--墨盒镇尺等”论坛。俗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我是在不惑之年的偶然中开始搞收藏的,加上没有书画方面的修为,只能算半路出家了。于是,就在论坛上注册了“半路出家”这个网名。网上论坛高手云集,一有墨盒贴出来,真假好坏都会有人评说。从此,“一眼假”的东西再没有买过。新人毕竟是新人。刚刚告别假货,又开始疯购普品。2007年11月,济南藏友马立生先生网上开贴出售一堆普盒,均价300元一方。我看到贴子后,感到货真实,急于马先生电话联系,生怕去晚了被别人抢了,早饭没吃就直奔马宅,一次性买了16方普盒,把马先生乐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地要留我在他家吃饺子。 很长一段时间,普品成了我的至爱。因价格低,货源充足,仅半年时间,我就不费吹灰之力就收藏了50多方普品墨盒,最贵的850元,最便宜的仅15元。而且每收来一方,都很仔细地清洗,很着迷地把玩,很兴奋地考证,感觉自己已经成了收藏大家了。市场是最好的试金石。当我调整藏品结构,想把一些普品交流出去时,才知道出手有多么不容易。当初,买马立生先生的那批盒子,我基本上都是来价甚至低于来价处理的,且每卖一方都相当困难。一些低档而又品相不好的普盒,我在网上以萝卜价甩卖,520元一堆,一堆3方,马先生又回购了一堆,用这些盒底来配落了单又刻工好的盒盖子。 2008年12月31日晚,我在网上开出贴子《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2008!》,贴文中这样写道:“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忙过了吃晚饭的时间,站在二七新村南路上的公交车站,看到的是灯火辉煌,想到的却不是七彩灿烂,身不由已地浮想联翩。这一年,没有挣着什么钱,买墨盒却花了不少银圆。想一想手中的普品缺陷,真的没法过这个新年……” 经过一年多的网上学习实践,我渐渐意识到普品只是练眼的东西,没有多少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要想玩出名堂,必须走精品路线。古玩收藏没有最晚,只有更晚。我进入墨盒收藏圈时,赶上了老藏家集中出货的尾期,可仍有许多精品,不错的“画稿”盒才过万元,“大开门”的寅生盒仅几千元。由于经济实力有限,特别是接受精品价位的心里空间没有打开,眼看着价格越走越高,却不敢下手,错失了诸多屯集精品的良机。

真正让我猛醒的是2009年4月,到北京参加首届中国刻铜艺术同仁雅集。这次雅集是刻铜届的“中共一大”,全国各地的知名藏家纷纷到场。 雅集要求,每位与会者要带上两方以上精品墨盒参加现场展示活动。临行前,我翻遍柜子也没找出一件象样的东西。无奈,我把家中两个“最好的盒子”带在身上,一路不停地摸着包,生怕丢了,发现硬硬的还在心里才踏实。当进入报国寺,看到会场展柜里师友们的精品佳作连绵不绝之时,我汗颜无比,根本没有勇气拿出自己的盒子。当版主孙爽先生问我:“你没带藏品吗?”我遮羞地调侃说:“我带着希望和梦想来的。” 北京归来,我在不断反思和调整收藏思路,最终选择搞专题收藏,用“精普捆绑、以百胜一”的方式,体现藏品特色,争取规模效应。我的专题收藏是从“寅生系列”开始的。有段日子,我着迷似地寻购寅生款墨盒和积累各种资料,网上贴出的寅生款墨盒图片和藏友们有关寅生的讨论发言,都被复制下载留存起来,分类对比研究,并陆续买了15方有真迹也有老仿的寅生款墨盒。天价“画稿”、地价“寅生”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因资金跟不上,加上寅生盒真迹与老仿难以甄别,只好放弃了这个绝好的专题。今天想来,如果我在这个专题上狠下功夫、多花本钱,一定会收出很大成绩的。

收藏有时就是机缘巧合。无缘寅生专题的我,却有缘碰上了婴戏专题。真是无心栽柳柳成荫。2009年7月,我曾联系买他两方文字盒的一个河北藏友突然发来短信,说他手里的20方婴戏盒想出,问我要不要,并报了价格。经朋友帮助“掌眼”,我果断收入府宅,成为我婴戏专题收藏的“第一桶金”。从此,我把自己的主攻方向定位在婴戏专题上,不声不响地开始集藏。 2010年11月,网上论坛接连出现几个贴子,大谈“墨盒价格严重低估,百万时代即将到来”。当时,我正在追踪一方画面4个孩子的婴戏盒,本来几千元已有意向出售的店家,在涨价呼声的影响下,要价两万还不想卖了,最后通过北京朋友曲线求购,以1.4万元的高价拿了过来。就是几年后的今天,此盒也是个大价。我成了那次价格喊涨最直接的受害者。于是,性格耿直的我怒发冲冠,开贴跟贴参与论战,与几个藏友弄得很不愉快。现在想来,这种争吵并不是个人之间的斗争,而是不同收藏阶层之间矛盾的爆发。完成原始积累和经济实力雄厚的藏友盼着涨价和不怕涨价,而正在积累藏品和手头不宽裕的藏友想趁着价低多进点东西,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这次“价格争吵门”,对我刺激很大。古玩是富人的玩具,收藏不怜悯穷人!穷,也要往富人堆里站,在古玩收藏这个行当行不通。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收藏不是喊口号,要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就要用藏品说话,光唇枪舌战没有用。作为工薪阶层,揣着微薄的工资,想要弄出李嘉诚的动静来,必须集中火力,打一个据点。 我从网上淡出身影,两年间没有跟贴发言,昔日论坛上十分活跃的“半路出家”,从此消声匿迹。暗淡离开为了光荣回来。这期间,我把收藏精力和财力全部放在了婴戏专题上。为集藏婴戏盒子,可谓历尽艰辛,付出大量心血和汗水。网上蹲守:我和妻子轮流监控网上,只要有婴戏题材的东西出现,就在第一时间与卖家联系,网上现身的“孩子”,能看上眼的,基本上被我们领养了;翻贴搜寻:“刻铜艺术--墨盒镇尺论坛”2005年以来的全部贴子被我地毯式地梳理了3遍,常常五更起三更睡,见到“孩子”影儿就电话或站内短信询问人家出不出,婴戏精品盒都在谁家,基本摸得一清二楚;地上追踪:在实体店搜寻的同时,动用自己熟悉的藏友留意婴戏墨盒,一有信息立刻行动;高价求索:遇到心仪的盒子,只要你肯卖我就买,有时比正常市价高出许多,也毫不犹豫地收入襄中。 凭着这种勇往直前、永不回头的坚定信念,我于2012年秋天,完成了我收藏百方婴戏图墨盒的既定目标,共集藏了120余方,无论是整体数量还是质量,均达到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是时候了!”我对自己说。于是,在10月22日,用我重新注册的“孩子王”这个网名,以王者归来的气势,重返网上论坛,连续开贴推出了8组60多方婴戏题材墨盒,并以“我们一起玩专题”为主题,系列介绍专题收藏的意义、价值、方法和经验。我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先后开出婴戏藏品贴和专题收藏体会贴20个,受到版主和藏友的广泛关注与好评,每个贴子都被“飘红”处理,其中5个贴子被加入“精华”贴,藏友盛赞我为名符其实的“孩子王”。

重出江湖,我打出了“孩子王”这张名片,主要考虑这个名字有特色、容易记住。在刻铜收藏圈内,手中有几方名家“画稿”盒,可仍然让人记不住的藏家有很多,而座拥100方婴戏墨盒,并叫“孩子王”的这个人,目前只有我一个,肯定会被人们记住的。 让人记住一个名字,或许也算一种成功吧!

 
网友评论
  • 暂无内容
发表评论
  • • 欢迎大家各抒己见,踊跃参与。
  • • 请尊重每位网友发言的权利,尊重他人,注意文明用语。
  • • 所有评论仅代表盛世收藏网友。

您尚未登录 , 请 登录 注册 后回来发表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