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段时间没有来了,有了后总像从大院搬到了单元房,但每次回来还是有到了家门口的感觉,早上醉墨兄说坛里有活动,赶紧处理了手边的扰事,回来看到了原创征文,觉得家里又热闹起来,其实不愿意回想很久的事,都说这是年龄大的特征,不能再以男孩自居,很苦闷。

有位作家说过一段话,说“时间过得 真快,昨天我还是懵懂的少年,今天已是耄耋大叔了,看着一个个鲜活的姑娘叫我大叔,我很忧伤,敢问世上有几人能体会一颗沧桑的面目下隐藏的纯情少男之心破碎时的痛呢。”我常常蹲在繁华的街头看着人来人往,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将何去何从,这样使我显得很有深度,我很欣慰,虽然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仍然坚持,因为这纷纷扰扰的世界总有一些事需要坚持,只是我纳闷我蹲了这么久怎么没人扔点钱,是不是我穿的还不够破,表情还不够沮丧,难道我真的就是这么一个有追求而且单纯的人,我觉的是,而且我变得越来越三八了。

回想一些的时候,总是有第一次的场景或事物,它代表着一些青涩,这会儿我脸有些红了,因为我的第一次与鸡有关,九十年代初我喜欢满世界的找些银饰从而作为一个收藏者在我们那疙瘩招摇过市的,后来因为岳父大人家里上代可能还算是殷实吧,有几个道光的小碗被我几句甜言蜜语骗了来,慢慢开始喜欢上瓷器,那会儿瓷器的价格也不贵,一对方家珍的黄狮子也就一百多,大概十天八天的就会有人联系我来什么新货了,通讯工具还是bb机了 。这样有了自己第一件买来的并且喜欢的瓷器,一只粉彩鸡杯,也慢慢懂得了什么是彩,什么是胎釉,对于画片来说,不是只因为它是鸡,而是因为是第一个也是第一次,{小伙伴们,别笑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你们懂得}所以格外喜欢,以至于产生感情,在以后很长的时间以至现在我对鸡的图案还是有一种偏爱,你们也懂的。。。。。

其实我一直问自己算不算好人,我有时很自卑所以老想自己是那种流氓会武术的人,来提高自己的胆识,我一直梦想过高衙内的生活,旧社会的富二代每天拎着鸟笼子,身边在有一群恶奴。。。嘿嘿只是林冲的媳妇咱惹不起啊,也想给欠我钱的人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可是钱都买古董了,自己快成杨白劳了,孩儿他娘的事就只能想想吧。。。

网友评论
  • 暂无内容
发表评论
  • • 欢迎大家各抒己见,踊跃参与。
  • • 请尊重每位网友发言的权利,尊重他人,注意文明用语。
  • • 所有评论仅代表盛世收藏网友。

您尚未登录 , 请 登录 注册 后回来发表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