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真是有缘,我想说的两件事几乎都与咱盛世收藏有关。 去年春夏之交,也是这样的烟雨蒙蒙,也是这样的潮湿久不见日,空气中都带着丝丝压抑与沉闷…… 傍晚下班回家,在门卫遇上了同一个院子的H君,他是位地道的发烧友,只不过一般不下手,有时看中一件东西,脸竟至憋通红也不下手。有网语曾言,晕,就是不倒,H君倒是喜欢就是不下手。(此处姑且不详提,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潇湘雅藏

故事(一)

他一见我,便象久没见面的亲人般跟在我车后面跑,边跑边喊着什么葫芦瓶之类的,我手刹刚放,他便冲到了我的面前:在Z网上看到了一个44厘米高的粉彩葫芦瓶,初步问过对方,是本市某县人开的网店……
于是上网 —— 点进 —— 观看,以当时的眼力看,确实有一眼……,邀个伴儿一声“走”,看到喜欢就下手……

第二天一清早,H君早早地喊醒了我,还邀了一个不玩瓷器但喜欢谈“老气”的伴。记得,天飘着雨,天气有些闷,开着窗户会漂雨,不开窗户要抽烟,我们在烟雾缭绕中一路有说有笑,车轮溅起的积水时不时将两边的路人一顿惊吓……在县城快要进城的转盘处,一辆摩托车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迎面带雨声直冲过来……在车前不到一尺处,我猛地踩住了。摩托车也没停下来,一溜烟“突突”地走了…… 好一场惊吓!心中掠过一丝不祥…… 到达,坐定,眼睛倒处瞟来瞟去,未见什么粉彩葫芦瓶呀。H君脱口而出:其它东西都不大想看,就想看看那个葫芦瓶。只见那店主转身进了内屋,左搞右搞搬出了一个蓝地粉彩葫芦瓶,H君此时不接瓶了,要我先接在手上看。他则站在旁边赏,同来的伴则在橱窗里东一下西一下地看。心里想:看来今天的鉴定重任压在我的身上了…… 我向来是不喜欢左手一个放大镜,右手一个手电筒的,H君一一从口袋中掏出,递给我。额头上的汗无由来的淌,我屏住呼吸仔细地转动着看,其实以当时的眼力包括搬拿瓷器的方法,都是令人可笑的。因为我那时还在玩人见人懂的花鸟坛,喜字罐,偶尔收个把万把的东西都是店家拍胸脯包老包退才收回的。

 

看不准,怎么办?发图请人掌眼。我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图致W君彩信,然后便心不在焉与店主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手机震了下,我不动声色地看了一下:如对,值六万;不对,值3000……
一问店主,报价1.4万。心想以一万多搏六万,还是值得的。
最后,我还煞有介事地用手电筒搁在放大镜上又看了一遍,胎质虽油腻但似老化自然……
掏钱,成交,走人,自信到连句“要包老”的话都没讨…… 为了庆祝所谓的胜利,回城后,我还主动请了一餐客,酌了一口小酒。接下来,便是洗净后欣赏,同去的H君又到家里来了,左一句表扬右一句赞美,心里的那个美呀……

唉…… 就这么赏了三天,心想着,何不挂到盛世收藏上请师友们赏赏咧。在我的心目中,盛世收藏的明清瓷器版版主到天南海北的网友,看明清瓷器绝对水平一流。挂上去后,我一边捧着葫芦瓶一边刷新网页,过了半个小时,我的贴子不见了,我心里一沉,没人评便罢了,怎么还不见了咧。 后来一找,到了盛世收藏的垃圾站里了…… 后来,后来,当然被我塞到床下了……

 
 

故事(二)

还有一个故事,也与盛世收藏有关,有一段时间,我又喜欢上了文房的刻铜物件,其实所谓的喜欢,只是说不懂而去想研究一番。在某网看到一个刻铜文房笔插,当时觉得挺漂亮的,只是似被洗过皮壳,在与卖家通过话确认价格后,双方都跟贴确认了,我的跟贴内容是:请卖家包老包全品包安全到达。

也就是只差付款这一个环节…… 因接触刻铜少,价格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心中终还是有些忐忑,便把图挂到盛世收藏的刻铜版上请师友评议。谁知这一评议,评出了问题,盛世师友一致说东西新仿,我刚暗自庆幸没有吃亏而准备下掉图片时,一位仗义直言的朋友,便在我盛世收藏贴内不停跟贴:看看盗图者的嘴脸,说谎什么什么的... 这几乎成了我一上盛世收藏网便会在心里冒出的痛了... 我能说什么咧?我错了就错了,还要去争辩什么咧? 收藏的路上还有许多心酸心急的故事,或许在以后漫长的收藏生涯中这只会是浪花一朵朵,或许多年以后,心中念起,会让我吹嘘不已或会让我淡淡一笑……

 

新老关,审美关、价格关,关关必过,谁也不要指望一口下去,立成胖子……
多看多问少下手,埋头练好眼力,不要想着捡漏,诚信交友,交诚信友,或许便是我此刻的心情全部吧!
附一个自己深藏的150件蒋玉卿1884作山水花鸟四方瓶,当然,我也不希望有人拿去它网售卖。

网友评论
  • 暂无内容
发表评论
  • • 欢迎大家各抒己见,踊跃参与。
  • • 请尊重每位网友发言的权利,尊重他人,注意文明用语。
  • • 所有评论仅代表盛世收藏网友。

您尚未登录 , 请 登录 注册 后回来发表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

京ICP证0805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