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三年谈判收回85件米罗作品,一分也

2017-03-20 16:13作者: 澎湃新闻

评论0

葡萄牙政府与伦敦佳士得拍卖行经过长达三年的谈判,日前最终达成协议,宣布废除备受争议的85幅米罗作品拍卖合同,葡萄牙财政部长马里奥·森特罗称不会向佳士得拍卖行支付任何赔偿。至此,一场无关艺术的法律与政治拉锯战终于画上了句号。

参观者欣赏曾经的热门拍品《女人与鸟》(1935)

右翼“杀鸡取卵”,左翼“借鸡生蛋”

2014年初,葡萄牙上一届社会民主党(中右翼)政府为了偿还国债,将国有的85件胡安·米罗的作品委托佳士得出售,左翼社会党屡次在议会上提出强烈反对,称此举是在“贱卖国宝”。而当时的文化部国务秘书豪尔赫·巴雷托·泽维尔则辩称:“葡萄牙的当务之急,不应该是强留一个20世纪西班牙画家的这么一大批作品。”

曾经的热门拍品米罗《 幻象》(1935)

曾经的热门拍品米罗《秋日鸟鸣 》(1937)

为了避免法律纠纷,佳士得从2014年2月的伦敦首拍会中剔除了这批让藏家们摩拳擦掌的拍品。同年6月,佳士得第二次策划拍卖会仍遭遇延期。这批米罗的作品当时估值至少为3000万英镑(3640万欧元),原本收藏在葡萄牙商业银行(BPN)的库存中,在该银行因涉嫌洗钱等非法交易而倒闭之后,被一并收归国有。银行的国有化整改给葡萄牙财政带来了近4亿欧元的亏空,出售这批画作就是为了抑制因此而产生的公债兑付危机。

曾经的热门拍品米罗《作画中》(1953)

在多次试图重启拍卖又再度延迟之后,佳士得最终决定取消拍卖,作品被归还给葡萄牙,储存在葡萄牙通用储蓄银行(CGD)。2015年11月,安东尼奥·科斯塔在葡萄牙左翼政党支持下就任总理,并于次年初宣布:“葡萄牙政府已作出决定,要在葡萄牙波尔图永久收藏这批著名的米罗作品”。

曾经的热门拍品米罗《女人与鸟 》(1935)

米罗《女人与鸟》(1959)

这一批85件米罗的绘画、雕塑和拼贴作品,涵盖了这位西班牙艺术家从1924年至1981年间的各个创作阶段。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1月28日,葡萄牙波尔图塞拉维斯博物馆选用其中的80件,策划了一个题为《胡安·米罗:物之质与形之变》的展览。展览自开幕以来大受欢迎,尽管成人票收费11欧元的价格不算亲民,截至1月底参观人数已超过10万人次,博物馆决定将展览延期至6月4日。

葡萄牙波尔图赛拉维斯博物馆工作人员为米罗作品展布展

葡萄牙波尔图赛拉维斯博物馆工作人员为米罗作品展布展

这场米罗大展不仅是长年尘封在银行保险库里的这批米罗作品首次面向公众展示,更成为了鼓励葡萄牙在经济崩溃的困局中勉力前行的一剂强心针。葡萄牙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在2016年9月30日为展览揭幕时发表讲话说:“最近围绕这一批藏品所发生的故事告诉我们,银行有可能会消失,而另一些东西却是永恒的:那就是文艺创作不容触犯的价值,还有米罗的这些珍贵的作品能给我们和后代带来的快乐。”

原属马蒂斯家族,银行国有化促成“好生意”

有趣的是,这场展览的策展人——来自马德里纽约大学的艺术史专家罗伯特·鲁巴·梅塞利,曾经也是佳士得在2014年为那场流产的拍卖所邀请的拍品预展设计师。“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些作品时,想到它们即将被卖掉,我感到非常难过”,梅塞利回忆说:“我不能理解葡萄牙为什么要放弃这么美的一批收藏,要知道出卖自家的遗产就等于是在拿自己的未来做赌注。”

葡萄牙波尔图米罗大展的策展人罗伯特·鲁巴·梅塞利

尽管佳士得在拍卖设计中将这批作品全部打散,分置在三场不同主题的拍卖会中,但参与拍卖的买家都清楚,它们来自同一批银行“储藏”资产,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品”。这些来自西班牙艺术家的作品在进入银行保险库之前,也曾环游过世界:最初收藏在皮埃尔·马蒂斯纽约的画廊里,皮埃尔·马蒂斯是画家亨利·马蒂斯的儿子,他是战后有名的画商,曾大力资助杜布菲、贾科梅蒂、夏加尔和米罗等艺术家。马蒂斯在1981年关闭了画廊,他的大量珍贵藏品被阿奎维拉画廊在苏富比的协助下购得。另一部分则经法国画商克罗德·凯奇先之手被卖到了日本,曾出现在1992年横滨美术馆举办的米罗艺术展中。 而BPN则是在2000年到2006年间从日本购得了这批作品,预备用于当时计划修建的一座米罗美术馆。

胡安·米罗 (1893 - 1983), 西班牙画家、雕塑家、版画家、陶艺家

曾经的葡萄牙第一大银行究竟花费了多少资金来购置这些作品,我们不得而知。美术馆计划的搁浅最终让这批美丽的收藏品被搁置蒙尘。2011年,来自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欧洲央行的一系列援助,让葡萄牙政府暂且免于破产的国家危机,但政府所面临的经济形势依然严峻。伴随BPN国有化整改而重见天日这批艺术品,在这样的局势下无异于一堆从自家后院意外掘出的宝藏。银行前执行长何塞·奥利维拉·科斯塔在银行破产的听证会上直言不讳地称它们“是一桩好生意”,“别忘了这些作品就是钱”。

葡萄牙米罗大展现场

所幸佳士得在2014年开出的极具诱惑力的估价,在葡萄牙反对党与文化界人士的不懈阻挠下最终未能兑现,这些作品才能在今天以展览的形式,呈现在葡萄牙塞拉维斯基金会的这座装饰艺术风格的博物馆里。

佳士得错失“米罗”,焉知非福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纠纷中,佳士得看上去是最大的输家。不过在不少艺术品交易市场的专家看来,放弃这批拍品却未必是一件坏事。事实上,早在2014年佳士得向米罗迷们抛出这份大大地“意外之喜”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一举倾销数量如此巨大、并且分属不同创作时期的米罗作品,是一件极其疯狂的事。”

米罗《燃烧的画布 》(1973)

自从2012年米罗的《蓝星》(1927)在伦敦苏富比拍卖中创下3290万美元的最高纪录之后,交易行情一直呈现颓势。在这85件米罗的作品中有,有不少是艺术家的晚期作品,市场价值并不高。除去少数几幅1924年的设色铅笔素描有一些超现实主义的意韵之外,其余作品并不符合资深的米罗爱好者们的品味。对于真正的行家而言,若是这样一大批并不算最出色的米罗作品真的进入艺术品市场,很可能会带来一定的负面效应。3000万英镑的估价也许原本就无法成为现实。

米罗的《画室魅影》在2016年的拍卖中估价7800至10400欧元

就在2016年5月19日,米罗的孙子胡安·庞耶·米罗同样委托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售出了28件祖父的作品。这批作品包含了10幅《山中人》系列的油画、一些铜版画与木刻版画,以及一些他在过世前创作的作品,最热门的拍品是一幅名为《画室魅影》的油画。佳士得为这批拍品总体估价是颇为理性的5万欧元,拍卖最终成交总额为61600欧元。米罗先生将拍卖所得全部捐给了国际红十字会,用以资助流落在欧洲的叙利亚难民。

米罗生前在工作室

葡萄牙政府在收回85幅米罗的作品之后,并未谢绝这些作品重返交易市场,但条件是“无论是私人买家还是公共机构购得了这些作品,藏家都必须保证它们不能离开葡萄牙波尔图市境内”。这些作品是否还会重返佳士得的拍卖场?不管结果如何,要找到像米罗的孙子这样慷慨无私的藏家终究不会那么容易。

友荐云推荐

推荐新闻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