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乾隆花笺 看文房尤物

2017-10-10 15:11作者: 未知作者

评论0

在国庆中秋双节之际,由上海笔墨博物馆主办,上海市收藏鉴赏家协会协办的“澹简斋珍藏文玩鉴赏展”在上海笔墨博物馆拉开帷幕,它以堪称文房尤物的“珍”,领略名士风儒的“情”,分享藏家优雅的“趣”吸引公众,其中包括乾隆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与梁启超的定制墨。

上海笔墨博物馆“澹简斋珍藏文玩鉴赏展”展出的珍玩

文房至珍

“文玩”,是我国传统的文房四宝及由其衍生而出、与之相配套的各种文房器具,其造型各异,雕琢精细,可用可赏,成为书房里、书案上陈设的工艺美术品,所以又被人们称作文玩、也称“文房雅玩”。文玩是历代文人学士乃至帝王官宦书斋案头不可或缺的器具,其有一大特点就是小巧,一般大不盈尺,小不足寸,既可供设于案上,又可把玩于掌中,可远观亦可近取;然而,其体量虽小却内涵丰富,芥纳须弥,可谓是精华的浓缩,可小中见大,故在古玩界有“小器大样”之说。具有极其丰富而浓厚的工艺艺术、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

明初曹昭《格古要论》,将文房古玩分为十三类,即:古琴、古墨、古碑法帖、金石彝文、古画、珍宝、古銅器、古砚、异石、古窑器、古漆器、古锦、异木竹。明末屠隆《文具雅编》已拓展至四十五种之多,其中出现了笔格、砚山、笔床、笔屏、笔筒、笔船等直接用于书写作画的器物。后更不断延伸,品种日增繁多,甚至包括各类文房摆件、手玩,如翡翠扳指、文玩核桃、手捻葫芦、菩提手串、沉香雕像、橄榄核雕、琥珀蜜蜡等等,不胜枚举。但这次笔墨博物馆挑选展出的都是紧贴笔墨,与书画创作等直接相关联的文玩,且在艺术上独具风味,堪称尤物级的藏品。

花笺

例如这次展出的纸张中就有如今极少见到的“乾隆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其图案精致,色彩淡雅,凸版套印精准不爽;且十数张花纹图饰各异,件件精美。成套的水印彩色笺纸分别为故宫博物院制《西清砚谱》,荣宝斋制《吴徵·梅》、《白石·果蔬、花鸟鱼虫》、《溥儒·仿古画》、《徐操·钟馗》、《生肖·牛、兔、龙、蛇、猴、鸡》,涵芬楼制《汤定之·梅兰松竹》,清秘阁制《溥儒·山水》,淳菁阁制《姚茫父·唐砖画》,蜀牋社制《张大千·花卉》等。还有数张清代乾隆年间带有水印图案的宣纸,有花卉图、冰梅纹等,尤其一张带有龙纹水印(龙爪为五趾)的宣纸,乃宫廷中皇家独用之御品,可谓极其珍贵。

这次展出的二十多支毛笔分别有杨振华、李鼎和、邵芝岩、老臣元、屯镇胡开文、老胡开文发记、李福寿、徐葆三、(日)玉川堂等制作。有的是于右任、张大千、吴湖帆、冯超然等名人的定制笔;有的笔杆是难得一见的冯公侠微刻字画象牙杆、菠萝漆杆;有的笔头是仿唐緾纸法所制。

一些平时收藏市场也不多见的砚屏、墨床、水盂等,都是笔与墨的挚朋稀友,对许多已对古老传统文房用具十分陌生的当代青年,真可大开眼界,增长见识。

名士风情

有传统文化气息的文房用具及赏玩件,它是一种精神的“物化”承载,或大或小、或巧或拙,经由岁月的裹洗,与主人息息相通,涵养身性的同时,也彰显主人的文化品位。如果一件文玩,曾由名士使用或收藏把玩,无疑即为其注入人文因素,凭添文化内涵、增加无数谈资趣闻,使其收藏价值倍增。澹简斋主王金声,在收藏界有“海上名人墨迹收藏大家,世界华人二十世纪文化名人手迹收藏第一人”之誉,他的藏品极大多数与近现代名人相关联。

徐志摩砚拓

如这次展出的就有近现代名人俞樾、况周颐、陈夔龙、高吹万、李叔同、章士钊、梁鸿志、胡适、吴湖帆、溥儒、张大千、陈巨来、陈运彰等私人定制的专用笺纸22种,大多即由名人自题字画入笺。同时展出的还有俞樾、李叔同亲笔的书笺,以及况周颐、于右任、徐志摩、俞平伯手书诗词的笺咏。而徐志摩的笺咏与一本民国线装本《志摩的诗》;一方志摩遗砚(徐家甓古砖制成)与众多名人题辞的此砚拓片同柜展示,并相呼应、互为映衬,让人们深切领略文人名士的清丽文韵和高雅风情。

丰子恺画稿的竹刻臂搁

丰子恺画稿的竹刻臂搁,吴敬恒、张元济题的砚屏,邓石如款的古砚、马相伯的百岁寿碗,定能令人目不暇接,留连忘返。

数幅溥儒、王福庵、陈方恪(陈寅恪之弟)、钱钟书书写的书房联,幅仅盈尺,显得格外精致隽美。几把林长民(林徽因之父)、孙德谦、王国维、寿石工、丰子恺的书画成扇及竹刻扇骨,艺术价值极高。尤以孙、寿二人所书扇面中有关墨之论述在此展出更显意义不凡,必为喜爱笔墨文化者之珍视,值得深研细读。

藏家雅趣

文房古玩历来都是最受青睐的收藏品。如今,收集珍藏文房古玩,再也不是个别文人墨客的行为,藏家日渐增多,已形成一个庞大的收藏群体。但藏家自身修养和眼光的高低不同,其收藏的品味也必然大相径庭。文玩中最受文人和藏家青睐的是名人使用过的文具,尤是传承有序的珍品,因其具有浓郁的文化和历史价值。

一本《蕙风宦遗印》,收集清末四大词家之一况周颐生前所刻印章78枚,由其子况维琦倡议,数位印友集资,由秦彦冲采用“鲁庵印泥”钤拓,张鲁庵、陈蒙庵、叶潞渊、高式熊等审拓,成后以沙孟海印句“有殷勤之意者好丽”为序列,除赠浙江省立图书馆外,况之子又韩、小宋及集资人各得一本。此本为“意”字本(内有高式熊书“意”字),原为叶潞渊所得,叶请况之爱婿陈巨来题签。澹简斋主收得此本,异常兴奋,特地持书登门拜访高式熊先生。时过一个甲子,高老重见十分感慨,深情回忆细谈往事,并亲为此册题跋。实为收藏一大趣闻。几方陈巨来所治之印,印文中有“金声”二字,观者总以为是陈巨来为王金声所刻。但王金声告知,此印本是陈巨来为他人所刻,有次在市场上偶见此印,印文正与自己名字全符,赶紧收于囊中,巧中生趣,意外收获乐趣无穷。

徐葆三制笔

这次澹简斋主提供的两件展品,连笔墨博物馆的几位“老法师”也感佩他的收藏功力。

在老上海有诸多笔庄、不少制笔名匠,其中有位以“走笔包”闻名的徐葆三,他无固定门店,专门走家访户为书画名家定制用笔。讲起徐葆三的笔,谢稚柳曾说:“因产品精良,价钱卖得很贵,当时有‘一枝一金’之誉,非布衣寒士可得。当时的书画家都以能用上‘徐笔’为荣。”但徐葆三故后,因后人未继其业,所制的笔极难找到。笔墨博物馆筹建时也曾到处打听,却难觅其踪,不料这次澹简斋主竟一下拿出五支徐葆三所制不同品种的笔,令人钦羡不已。

饮冰室用墨

这次展出的数笏墨锭中有两锭梁启超的定制墨“饮冰室用墨”和“任公临池墨”。其中“饮冰室用墨”是辛酉(1921)年梁启超弟子,为筹备庆贺梁启超五十大寿而提前十个月定制的庆寿墨(因制墨待全乾需十月余)。梁亲自书题“饮冰室用墨”为名。一般制墨,墨家署名都在墨侧边款,而梁对曹素功制墨十分认可,亲书“曹素功督艁 辛酉四月”并让直接镌于墨背,以彰显此墨之珍贵。为名人定制墨是曹素功的传统业务,此墨定制已近百年,因当时定量制作,如今遍寻原墨,已不得其所。此次喜得名墨出展,笔墨博物馆特从曹素功墨厂库房借调来珍藏的传世经典墨模,与此墨一起展示。古称墨模为“墨范”、也有“墨母”之说,这次“母子”百年相聚同时现身展馆,值得一看,机不可失。

本次“澹简斋珍藏文玩鉴赏展”自2017年9月30日至11月12日,为期一个半月,并拟于10月中旬邀澹简斋主在博物馆展厅现场举办一场鉴赏讲座。

友荐云推荐

推荐新闻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