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古遗址:发现30多处新石器时代遗迹

2017-10-13 15:26作者: 长春日报

评论0

农安县永安乡五台山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祭祀坑中的羊骨架

考古人员正在观察文物 考古人员正在观察文物

在农安县西北隅永安乡艾干吐村刘宝山屯五台山上的一块台地上,蛇形排列着6处新石器时代房屋遗址。穿过其中一间“房屋”长长的门道,可以清楚地看到两旁的柱洞,走进“房屋”,便是先人的主要活动区,在“房屋”的角落有灶坑和窖穴,用于生火做饭、储存物品。这就是长春博物馆最新发掘的五台山遗址圆角方形半地穴式房址。这一发现为研究我省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人居环境及当地聚落形态提供了新的依据。

12日,记者随长春博物馆考古队工作人员来到五台山遗址,一起探索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先人的生产、生活、娱乐及丧葬习俗等。

发掘

为研究先人生活 状况提供“物证”

房址最大面积60余平方米

根据出土遗物分析,五台山遗址包含新石器时代和青铜器时代两个时期遗存的大型聚落址,第一地点发现的6处新石器时代房址在长春地区属首次发现。这些房址均为圆角方形半地穴式,门道朝向基本一致且排列有序,6处房屋遗址中面积最大的达到近60平方米,其它的基本为20平方米。 “新石器时代的房屋多为地穴式和半地穴式,以木柱支撑,屋顶一般为树枝和兽皮。”吉林大学考古系教授段天璟介绍,这次发现比以往发现的房址加在一起的数量还多,而且比较规整,“通过这处房屋遗址,我们可以看到公元前5500年到公元前4000年间,生活在长春地区的先人聚族而居的生活样态。”

在6处房屋遗址中心位置有一个祭祀坑,坑中有一副完整的羊骨架。段天璟说,“当时的人靠渔猎生活,但是狩猎大型动物还是很困难的,而这副完整的羊骨架也揭示了渔猎文化的进步。这个祭祀坑表明,当时的人除了生存外,也有祭祀活动。”

单耳陶杯衔接两个时代

在考古队工作间,架子上摆满了陶器残片标本和已经修复的陶器。考古队队长王义学拿起其中一个相对完整的陶器介绍,“在遗址中还有一个重大发现,出土了几件青铜器时代的文物,代表性的是单耳陶杯,共有两件,这是其中一件。”

单耳陶杯的与众不同在于它的出现时期——新石器时代向青铜器时代过渡期,在这一时期,我省始终没有发现过相关文物,单耳陶杯的出现将逐渐揭开这一时期人们生活状态的神秘面纱。

“目前我们已经做了部分文物修复工作,其中比较典型的器物有筒形罐、斜口器等,这些都是盛放食物等的器具。”王义学介绍,田野发掘工作结束后,考古队将开展大量的文物修复工作。

4处墓葬揭开丧葬习俗

在五台山遗址的第四地点,考古队发现了4座墓葬,这也是长春地区首次发现新石器时代墓葬。4处墓葬包括3个成人墓葬和一个儿童墓葬。在儿童墓葬考古现场,地面上用白线圈出了几个区域,“按土质土色看,这个孩子应该是葬在居室内的。”王义学指着距墓葬几十厘米处的土质说,“这些红色的泥土表明这曾经是一个烧过火的灶坑,周围也有被经常踩踏的痕迹,所以说,这是典型的居室葬。”当时人们对丧葬没有太多讲究,甚至相对简陋,有的甚至直接将尸骨葬进灶坑。

与儿童墓葬相邻的是一座长1.8米的成人墓葬,刚刚挖掘出来的整副骨骼还未搬走,“从骨骼的形态看,当时人们采用了仰面曲肢葬法,这也是新石器时代的葬法。”王义学介绍,目前并未发现随葬品,所以不好判断具体年代,但是通过整副骨骼可以判定人类种属、死亡时间等,将对研究当时人们的生活习惯及丧葬习俗有重要作用。

背景

6个月挖掘 发现3个首次

早在今年4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长春博物馆联合组织了考古队,对五台山遗址开展了主动性考古发掘。为明确五台山遗址的性质及分布范围,考古队首先对波罗湖西岸台地进行地表调查,共采集陶器、石器、骨器等遗物50余件,陶器残片数百件,最终发现并确认了5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地点。这些遗址是在松嫩平原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保存较好、具有一定代表性的。

6月至今,根据前期地表调查和考古勘探情况,考古队先后对五台山遗址的第一地点和第四地点进行正式考古发掘,目前已发现各类遗迹30多处,均属新石器时代,包括灰坑、房址、墓葬,出土陶器、玉石器、骨角器近200件,陶器残片数以万计,收集动物骨骼上千件。

长春博物馆馆长吴洪波介绍,“在这次发掘作业中,我们发现了3个首次,长春地区首次发现如此数量众多的新石器时代房址,首次发现新石器时代的墓葬,首次发现新石器时代到青铜器时代过渡期的单耳陶杯。”

目前,五台山遗址的田野考古作业已接近尾声,之后各类出土文物将接受科学鉴定,为研究嫩江流域和松花江流域新石器时代和青铜器时代考古提供全新资料。

修复

陶片拼图 既枯燥也有趣

考古队的张国喜主要负责文物修复,他说这项工作既枯燥也有趣,他把这项工作称为“陶片拼图游戏”。一张工作台上摆满了各种陶片、刷子、胶,“这些陶片都是按每个探方(将考古工地分成多个区域)分装的,首先要在这里找到花纹相同的,对口吻合后用胶水临时固定,直到拼接完整或将近完整就算完成了。实在找不到的位置,我们会用石膏代替。”张国喜说,每个装着陶片的袋子都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他去探索,已修复完整的单耳陶杯和筒形罐就是他的“杰作”。

友荐云推荐

推荐新闻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