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波窑 “坚守本真的他活成了汝瓷的样子”

2019-07-19 17:36作者: 未知作者

评论0

 

王波窑 “坚守本真的他活成了汝瓷的样子”

电影《霸王别姬》里,段小楼冲着张国荣饰演的程蝶衣吼:“你呀!真是不疯魔不成活!”真正的艺术家从来不缺“疯魔”者,甚至只有够“疯魔”,才能将精神注入作品,诞生伟大的创作。今天要讲的故事,是关于艺术,关于“疯魔”,关于一个险些失传的伟大传统,以及扶微继绝的苦心匠人。

他以前学过很多年绘画与雕塑,用他的话来说是“纯艺术”,是他20岁正血气方刚时想要一生追求的志向。

那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充满阳光的,看的电影也全是英雄片”。当上伟大的艺术家,可是能传世的名声啊,王波也想奋力追求。

他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入大学学习美术。多年沉潜,他的绘画和雕塑都开始小有名气,尤其是雕塑,成为了他追求“纯艺术”的成功之处。

但是,越进入圈中,他越发困惑:曾经视若天堂的美术馆、国际画廊、博物馆,都在谈钱,而非艺术。他的“纯艺术”,似乎不合时宜了。

他的志趣开始转向——既然大家都在谈艺术的实用而忘了艺术,不如我就做“实用的艺术”,看似实用,其实蕴含大趣味。

这就是陶瓷。

中国是陶瓷之国,从唐朝的青瓷、白瓷,到宋朝的“五大名窑”,再到元明青花瓷、清朝珐琅瓷,一路下来璀璨夺目,艺术珍品层出不穷。

王波以汝瓷为自己制瓷的重心。所谓汝瓷,乃是指宋朝“五大名窑”中汝窑所出产的瓷器。

原始的汝窑烧制瓷器只持续了二十年左右,出产量小,且只供宫廷御用,以致于流传至今只有65件。从南宋到明清,想重现汝瓷风韵者不计其数,然而大多未能如愿。

为何?因为汝瓷的原矿物釉料与烧制技术难度都极高。其釉质以原矿玛瑙、高岭土为主,需辅以原矿珊瑚、珍珠、天河石、南红、紫金土等矿物原料调整釉面肌理变化与发色,开片也极具特色,因此对釉的调配比例、窑内的温度控制等各方面都有极为严苛的要求,同时天气、泥土与矿土矿性、窑内气氛等都是影响着汝瓷的成品率直接因素。

要制汝瓷,可不仅仅是捏捏泥巴的工匠活儿。这是对手艺人智识和巧工的挑战。

电影《霸王别姬》里,段小楼冲着张国荣饰演的程蝶衣吼:“你呀!真是不疯魔不成活!”程蝶衣人戏不分,不仅演了虞姬,也活成了虞姬,因此才能将戏唱到极致。

如此的“疯魔”,王波并不缺少。“几年前,我一个人在这里工作,有人来敲门,不管是谁我全当听不见。每逢创作期间,经常不吃不喝把自己在窑口一关就是一整天,有时家人打来电话,也时常接不到。”

最开始做汝瓷,成品率很低,经常一窑烧出来都不行,王波就成窑成窑地砸。因为釉质中的玛瑙等矿物,汝瓷的成本不菲,一窑下来的成本高达30万。砸碎的瓷器是高昂的学费,也是他“疯魔”的见证。

他的工作室的书架上,摆放着一排排的书,几乎都与化学和无机材料相关。一遍遍的试验、砸碎,再重新烧,他朝着自己心中完美的作品迈进。

然而,他的“疯魔”也给家人带来了压力。一个人孤独制瓷的时候,他可以自由决定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节奏,熬夜到凌晨三、四点再正常不过了。

后来,家人到他那儿陪他,反而限制了他的生活作息。他开始烦躁、别扭,觉得受到打扰而不悦、不满。

“疯魔”至此,就像一股猛烈的灵魂火焰,注入了他的窑中。他手中的瓷器也似乎怵于他的精神力量,开始听使唤了。

王波早期的作品就如同他不甘罢休的执着一般,充满锐利的色彩和明亮的光泽,令人为之击节赞叹,似乎能感觉到那股充盈的气魄。

我问他,你信仰宗教吗?他说:“我信陶瓷,我信我自己。”

脆弱,是王波对汝瓷的描述,也是我与他交流的过程中他时不时会提到的字眼。

“当代人都是非常脆弱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情感等等都是如此。”

血气方刚的倾心于“纯艺术”的20岁早已过去,“疯魔”地一头扎入汝瓷天地的时光也成过往。现在是汝瓷大师的王波,开始从高温炼出的坚固瓷器中,领悟到“脆弱”。

亲情是脆弱的。老是不接家人的电话,很多亲戚的亲情逐渐疏远了。女儿出生后不常陪她玩,她就会更黏着妈妈,就会说:爸爸是个戴眼镜的大灰狼!

友情也是脆弱的。他的周围人都说,他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

“很多人跟我说,每一件作品都是自己的孩子什么什么的,我不这么看,我说,它们不是我的孩子,它们就是我本人。每一件瓷器都是我一个时期的状态。我从我的瓷器中看到了前几年的我,让我现在很厌恶的我。”

是时候走出来了,与执念的“疯魔”的自己握手言和。

王波开始更多地陪伴家人、陪伴女儿。忘我工作的状态很爽,可是也需要脱身的时间,留给亲人。

而对于创作同样如此。精益求精的精神自然不能动摇,但是或许也能换一种心态去看待自己与作品的关系。

“很多人跟我说,你这个窑太小啦,应该换个窑。我说每个窑都有每个窑的脾气,只有你了解它的脾气以后,和它和善地相处,才可以做出好的瓷器。”

王波说,这并不算妥协,而是相互的适应。“生活就是这样,你要友善地对待它,它才会友善地对待你。人与人之间是这样,人与物之间也是,陶瓷也是。”

现在,王波的生活是简单快乐的。工作之余,见见老朋友,和家里亲戚聊聊天,陪女儿放放风筝,都是王波喜欢做的事情。家人的陪伴也让生活在景德镇的异乡人有了根的归属感,他创作的作品,也似乎磨去了过于尖锐的部分,而更具中国传统文化敦厚的气韵。

说不清是他改变了汝瓷还是汝瓷改变了他,反正现在的王波就如同汝瓷的釉色一般,明亮有颜色,温润无波澜。

 

 

  

友荐云推荐

推荐新闻

中国互联网协会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盛藏艺术品有限公司 ©
服务电话:400-813-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