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收藏网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查看: 1068|回复: 3

活捉汤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3 14: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1.活捉汤尧

卢汉率部于1949年12月9 日在昆明起义后,蒋介石极为恼怒,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夺回昆明,企图重新控制云南。

10日、11日,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遵蒋介石的旨意,连续致电位于云南曲靖的国民党陆军参谋长汤尧,主要内容是:国防部与云南各部队各机关的联络,一律改为由陆军总部承转;任命汤尧为陆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监督云南军政事务;任命第8 军副军长曹天戈为该军军长,第26军副军长彭佐熙为该军军长;令第19兵团司令官王伯勋统一指挥黔滇地区第8 、26、89军等部,向昆明攻击,“讨伐”卢汉,营救张群、李弥、余程万;令空军派飞机在昆明上空投放宣传品,并对昆明进行轰炸。

但是,11日这天王伯勋即走上了与卢汉同样的道路,率第19兵团在贵州普安宣布起义。

也就在11日这天,卢汉释放了张群,使得蒋介石对昆明的围攻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卢汉宣布起义时,曾劝说被他扣留的张群在起义通电上签名,但老奸巨猾的张群却推脱说:“你们的起义行动,我从心里表示支持。国民党败局已定,谁也无法挽回。蒋先生的所作所为,我也甚不满意。但我与蒋先生的关系,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不便与你们一起行动,望请卢将军原谅。”

第二天,张群又给卢汉写了一封信,称“一年多来群与吾兄推诚相与,反心自问,尚无有负吾兄之处……”云云。卢汉见信后,便动了恻隐之心,于11日中午释放了张群,让其搭乘被扣在昆明机场的一架英国环球航空公司的飞机飞往香港。就这样,张群漏网了。

其实,汤尧也是一条漏网之鱼。汤尧于12月9 日与张群同机抵达昆明,其使命是商谈国民党陆军总部迁昆事宜。当天下午抵达昆明后,汤尧被安排在招待所住下。傍晚,云南绥靖公署副主任马英前来探望。谈话间,马英神色诡秘地对汤尧说:“老兄,这所房子不吉利啊,住这所房子的人常常被关起来!”

汤尧一听,犹如五雷轰顶。紧接着,云南保安副司令柏天民来访,告知“卢汉将有异图”。是夜,汤尧提心吊胆,辗转反侧不能成眠。第二天一早,汤尧便假装外出吃早点,溜到了火车站附近的点心铺,边吃边等,直到由昆明北上的火车开始放汽,他才丢下筷子,快步跳上车厢,侥幸逃往曲靖。

接到顾祝同的电报后,汤尧即于13日由曲靖到达滇东北的沾益,加紧部署“反攻昆明”的作战计划。具体部署是:以第8 军第170 师首先占领昆明东郊大板桥及其以南地区,掩护第8 、26军分别在杨林、宜良集结。尔后,第8 军在昆明北面展开,第26军在昆明东面展开,定于16日开始进攻昆明。

为鼓励士气,顾祝同许诺:攻下昆明后,各部放假三天,发奖金十万银元。

为恐吓起义军,顾祝同致电卢汉:“请卢将军从速派人出城谈判,和平解决昆明问题,否则,将昆明炸平。”

面对气势汹汹的“讨伐军”,卢汉一面率部抵抗,誓死保卫昆明;一面致电刘伯承、邓小平,请求出兵援助。

此时,人民解放军担负从南面实施大迂回、进军云南的二野陈赓第4 兵团还远在广西南宁地区,一时无法到达,情况十分紧急。

刘伯承、邓小平接卢汉派兵援助的电报后,一面电令陈赓第4 兵团提早入滇,一面电令在贵阳的第5 兵团政治委员苏振华和第门军军长兼政治委员赵健民:“准备一个师到四个团的兵力进入云南适当地区,给第八军以有力的打击,策应卢汉,减轻他的顾虑。”

同时,刘邓又致电中共滇桂黔边区委员会:“你们应即令各部就现态势,分头集结兵力,靠近并监视敌26军与第8 军。如其确实进攻昆明时,则从各方面子进攻者以有力打击(伏击与对测背袭击尤要),以策应卢汉并阻击之。同时,乘势将敌退越南的一切可能道路完全控制与截断。”

在完成上述部署后,刘伯承、邓小平于16日致电卢汉:“我们已分头派遣部队,向昆明急进。如第8 、第26军继续坚持反动立场,敢于进攻昆明,即请子迎头痛击,并坚持要点,以待我军赶到,协同歼灭之。”

根据刘邓的命令,第17军立即组成军前进指挥所,率第49师于12月19日由安顺、镇宁地区出发,沿黔滇公路西进,图解昆明之围;边纵各部队立即投入支援起义部队保卫昆明、阻止国民党军退人越南的战斗;中共昆明市委紧急动员各级组织,支援起义部队抗击国民党军,并成立了3000多人的昆明义勇自卫总队。

在轰炸昆明的基础上,国民党军于16日开始向昆明进攻。19日,汤尧以第8 军在东面、第26军在南面发动全线进攻。卢汉部在昆明人民的支援下,坚持要点,节节抗击,固守待援。

为解昆明之围,边纵滇北独立团、第2 支队第4 团驰援昆明,朱家壁率边纵西进部队向昆明急进,解放军第门军第49师在边纵第6 、二支队的配合下,20日自贵州进入滇东北地区,23日解放沾益,向昆明迫近。

在保卫昆明的过程中,为争取国民党军第8 、26军起义,曾派李弥、余程万出城劝说。但李弥出城后反水,余程万被其部下挟持。蒋介石则以李弥为云南省主席,以余程万为云南省绥靖公署主任,要求李、余督饬部属,全力协助汤尧向昆明进攻。但国民党军第26军鉴于解放军第49师正向昆明迫近,边纵正向蒙自、建水进击,广西解放军陈赓兵团也准备西出云南等情形,于21日拂晓向南撤退。次日,曹天戈第8 军自感孤立,亦向南逃跑。至此,昆明之围遂解。

24日,第17军第49师进占曲靖,迫国民党军2000余人投降。之后,该师获悉国民党军第8 、26军正向蒙自方向撤退,遂发起追击,在边纵第2 支队的配合下,于26日在陆良西南之天生关地区追歼国民党军第8 军第3 师、陆军总部宪兵团、辎汽第15团、辎汽第门团、警卫团、军官队及炮兵学校等各一部,俘虏4000余人,缴获汽车25O 辆。此后,该师即返贵州归建。

事后,卢汉经常说:“解放军来得正是时候,如果再迟两天,我们恐怕就顶不住了。昆明遭殃了,我也完了。真是天兵天将!天兵天将!”

30日,朱家壁率边纵西进部队进入昆明。至此,昆明保卫战胜利结束。

当晚,卢汉在五华山原省政府设宴,欢迎边纵领导人。朱家壁副司令员兴奋地说:“一别数年,世事全非,中国历史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云南也翻开历史新的一页。让我们携起手来,把三迤大地建设得更加美好。”

汤尧在“反攻昆明”失败后便考虑下一步怎么办的问题,于是召集李弥、曹天戈及第8 军师以上军官开会,商讨对策。

会上,李弥首先提出北上川、滇、康边境,向胡宗南靠拢的方案。但多数人认为,眼下胡宗南已是自身难保,靠他不但救不了命,反而会为其所利用。况且川、滇、康边境一带人烟稀少,官兵衣服单薄,无以御寒。随军眷属也不堪拖累,恐怕到不了西康,就已四处逃散,所剩无几。

这一方案被否决后,李弥又提出了另一个方案,即大胆穿过呈贡,直奔滇南,立足蒙自、开远、个旧、建水、石屏一带。这一地区人口较多,物产丰富,交通发达,有铁路、公路,蒙自还有飞机场,距国境线仅有150 余公里,可以在这里与解放军进行最后决战,以“确保滇南,控制昆明,左右川康,建立西南反共复国的陆上基地”。如果抵抗不成,则利用蒙自机场空逃台湾,或沿滇越铁路及其以西道路逃往越南、老挝和缅甸。

此方案立即得到汤尧和曹天戈的赞成。数天之后,第8 、26军即撤向滇南。至1950年1 月1 日,第26军位于蒙自、开远、个旧地区,第8 军位于建水、石屏、曲溪地区。这时,汤尧所部两个军共3 万余人。

撤至滇南后,汤尧残部内部在撤留问题上意见不一。余程万、曹天戈等主张将部队空运海南岛,再转运台湾;李弥则主张第8 军留于滇南,开辟滇西,继续周旋。

鉴于汤尧内部意见不合,蒋介石今顾祝同于1 月5 日将汤、李、余三人召到台北,以统一意见。根据蒋介石的旨意,顾祝同确定如下部署:1.第26军,即利用蒙自机场撤运海南,尔后船运台湾。第26军在撤运前,将该军所有武器、弹药。器材、马匹。车辆等装备交第8 军;撤运完毕后,蒙自机场交由第8 军接管。2.以第8 军为基干,扩编为第8 兵团,继续留驻滇南,并与云南省政府协调,极力向滇西发展,建立新基地。3.第8 兵团下辖第8.第9 军,调任陆军副总司令汤尧为兵团司令官,第8 军军长曹天戈兼兵团副司令官,第170 师师长孙进贤升任第9 军军长,仍兼任该师师长。4.第26军撤运前,归第8 兵团统一指挥。

据此,国民党军第8 、26军在南盘江以南地区占领阵地,并在南盘江北岸建立桥头堡和据点,阻止解放军南进;李弥则派人深入滇西,纠集反动武装,准备最后顽抗。

围攻昆明的汤尧部于12月22日开始向滇南撤退后,中央军委判断其将向缅甸、越南逃窜。24日,军委致电第四野战军领导人:“我应出兵一部沿桂南、滇南前进,截断敌人由滇逃越之路,配合我滇地方武装和二野入滇部队歼灭该敌于滇南地区。因陈赓兵团尚不能出发,且距离较远,可否由四野住百色附近部队抽调二个师立即出发,担任此项任务。”

同日,四野领导人复电中央军委,同意以第38军驻百色之第151 师和驻思隆之第114 师经富宁、文山向老开、靖边前进,截击国民党军。同时,致电第38军首长,指出进击滇南的重要意义,要求第114 、151 师全体指战员再鼓一把劲,完成这一光荣任务。

25日,军委决定将第38军第114 、151 师划归陈赓指挥。同日,四野决定该两师于26日或27日向河口以北迂回,并且在与第4 兵团沟通电台联络之前,该两师由第114 师师长刘贤权、政治委员方国南统一指挥。

26日,军委根据汤尧部撤退情况,又致电四野领导人并告陈赓、郭天民:“敌26军和8 军一部正准备集结开远,尔后向越南方向逃窜。151 师及114 师应即由你们下令并指挥他们向老开、靖边前进。在他们与陈赓建立通讯联络并陈赓入滇后即归陈、郭指挥,以免时间上来不及。”

据此,第38军第114 、151 师于27日分别从田东、百色地区出发,向老开、靖边挺进。

12月24日,广西南宁,第4 兵团部。

时值1950年元旦来临之际,陈赓第4 兵团正集结在南宁周围,准备在庆祝完新中国的第一个元旦之后向云南进军。

12月21日,陈赓第4 兵团奉中央军委命令,归还第二野战军建制。

24日,第4 兵团关于进军云南的作战会议正在南宁召开。会议由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赓主持,主旨是学习领会中央军委和刘邓首长关于入滇作战的一系列指示,对进军云南进行具体部署。

会议开始后,陈赓首先向军长、师长和政委们宣布了一个好消息:由于我第5 兵团第49师进展神速,加上昆明起义军民的英勇反击,围攻昆明的国民党军已经撤退,昆明之围已解听到这里,大家悬着的心终于平稳地放了下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这时,陈赓话锋一转,继续说:“但是,汤尧部正向滇南之开远、蒙自、个旧地区逃跑。这一带离国境线不足200 公里,而且蒙自还有飞机场。这些残兵败将一有风吹草动可能就要溜,不是逃往国外,就可能飞往台湾,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因此,大家要想在南宁安安逸逸地睡上几天觉,大概是不可能了。军委和二野首长赋予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抓住他、消灭他,铲除这个祸根子。”

会场立即沸腾起来,各位军、师长和政委们兴高采烈,议论纷纷。

陈赓示意大家安静,接着说:“进军云南,解放滇南,是我们4 兵团在进军华南、西南作战中,执行毛主席制定的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作战方针的最后一仗,也是一次极艰苦的远距离的追歼战。敌人离国境线只有200 里;我们的行程是2000里,而且在粤桂边战役后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因此,要打好这一仗,你们在思想上必须准备吃大苦,耐大劳,要发扬我军不顾疲劳。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在行动上要快、要猛。同时,必须灵活机动地运用战略战术,不放过一个歼敌机会,不留一个敌人。现在你们只能利用发棉衣时间进行政治动员和组织整顿。”

当军委决定将四野第38军两个师划归陈赓指挥后,第4 兵团于28日再次召开作战会议,就滇南战役及进军云南作出部署。第4 兵团前委经过研究决定:四野第38军第114 、151 师已于27日自广西西部的百色出发,昼夜兼程,向千里之外的云南河口(老开)和金平地区疾进。该部会同边纵第1 支队构成左路部队,切断国民党军逃往国外的退路。

第4 兵团为中路部队。其中,以换上棉衣的第13军第37、38师为第一梯队,于1950年1 月1 日出动,经富宁、文山直出蒙自、开远一线,首先控制蒙自机场,切断敌人空中逃路;以第13军第39师及第14军于3 日后尾进,截击向越南逃跑之国民党军;以第15军及兵团部于5 日后直趋昆明。

以滇桂黔边区游击纵队主力和云南起义部队一部为右路部队,由昆明南下,衔尾而追,拖住汤尧兵团,以求全歼该敌。

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对滇南战役给予了极大的关注。1949年12月29日,军委在致二野、四野领导人及陈赓等的电报中指出:“顷接毛主席来电:我军可在李弥、余程万之先头阻止其向越缅前进,不可向其后尾威胁或追击,以免该敌早日退人越南。又卢汉及我军均应向该敌迅速进行争取工作,策动该敌起义,云云。望即分别转知前线,本此方针执行。‘”

据此,二野刘邓首长命令边纵及卢汉部参战部队暂缓南进,待第38军等迂回部队到达河口之线以后再行南下,配合作战。以后根据战况的发展,第13军第39师及第14军也北上昆明。

这样,参加滇南战役的部队主要为三路:第38军主力在边纵第1 支队的配合下直插河口、靖边之线,封闭中越边境,切断汤尧集团逃往国外的陆路通道;第13军主力在边纵第4.10支队的配合下直奔开远、蒙自,抢占蒙自机场,切断汤尧集团的空中通道;边纵西进部队、主力第2 支队第4 团、第9 支队、独立第1 团及卢汉起义部队四个团,集结于元江南北地区,准备实施机动作战,阻止国民党军西逃。

同时,遵照毛泽东关于“应向该敌迅速进行争取工作,策动该敌起义”的指示,在陈赓部向云南南部长驱急进之际,二野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于12月30日向李弥和余程万等人发出忠告:李弥将军、余程万将军及国民党第8 军、第26军全体将士们:中国大陆上的国民党军队,除了你们两个军之外,已经全被我们歼灭了。我们在进军华南、西南以来,短短的两个月时问,就扫光了白崇禧部、胡宗南两部匪军。其横扫之势,你们都已领略,无须更多地赘述。在卢汉、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将军的起义响应下,西南数省已迅速解放。所有起义官兵,都受到了人民解放军的欢迎,都有了光明的出路,都在安安稳稳地欢度新年。茫茫中国大地,只有你们两个军,孤零零地龟缩在云南,还未找到归宿,这是你们的不幸,也是你们执迷不悟的结果。全中国都解放了,蒋介石只剩下几个孤岛,眼看不久也就解放,你们何苦还在云南转呢?你们又能在云南转多久呢?即使你们想逃到越南,人民解放军也已做好堵击你们的准备,你们岂能逃脱?纵使有些残兵败将,可以逃到越南,流亡外国,又有什么出路呢?一则是被法国入关禁闭,二则是被法国人骗到保大的部队里当伪军,这又怎样能解救你们的命运呢?与其被法国人侮辱,怎能比得上在国内走向光明,谋求好的归宿好呢?而且,纵使你们逃到天涯海角,人民解放军是必然追寻你们到天涯地角的!就是你们逃到台湾,也终究逃不脱这一天。因此,摆在你们面前的大道只有一条,就是立即起义,脱离国民党反动军队,站到人民方面来。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向来实行宽大政策,不论何人,只要他真心悔过自新,确有事实表现,有利于人民解放事业,一概表示欢迎。现在你们可以考虑的时间已经很少了,希望你们赶快觉悟,赶快派代表到昆明,找卢汉主席接洽,并与门军联络。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回头是岸,望勿一误再误。

31日整天,第4 兵团的所有电台都打开着,等待着汤尧。李弥等的答复,但没有一点回音。

这一天,汤尧的电台也开着,他们收听到了刘邓发出的忠告,但没有把它放在心上,还想作最后的挣扎。

汤尧故作镇定地对他的部下训诫说:“共军惯于使用政治攻势,我们切不可为此而动摇。目前共军主力离滇南还有近千公里,从贵州出发的一路已有退兵的迹象,只有一些‘土共’和卢汉投共的那点杂牌军,决不是我们的对手。因此,坚持滇南数个月,绝对没有问题。即便共军逼近,只要我们守好蒙自机场、看好滇越铁路,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汤尧万万想不到,解放军正在强行军向滇南疾进,他所依托的蒙自机场和滇越铁路是无论如何也守不好、看不住的。

1950年元旦凌晨,踏着冬季的霜冻,第13军先头第37师在师长周学义、政委雷起云率领下,自广西南宁地区出发,犹如一支利箭,向千公里之外的滇南蒙自、开远地区疾驰而去。

第37师半个月前进近千公里,于15日到达蒙自以东,接着绕过国民党军第26军警戒部队,直捣蒙自机场,并于16日晨攻占机场,歼灭国民党军第26军第193 、93师各一部1500余人,缴获飞机两架,切断了汤尧集团的空中逃路。第38师在师长徐其孝、政委南静芝率领下也及时赶到,在边纵第1 支队一部的协同下,击溃了鸣骛街之国民党军。

与此同时,第38军第114 、151 师以每日七八十公里的速度隐蔽西进。1 月11日,第114 师进占边防重镇河口。这时,汤尧集团仍位于蒙自、开远、建水地区。第114 师立即北上,在边纵第1 支队一部协同下,于16日攻占曼耗渡口,控制了敌人架设的浮桥,并乘胜向红河上游机动。同日,第151 师攻占靖边,主力逼近到蒙自南侧。至此,完全控制了蒙自以南的交通线,封闭了中越边境,切断了汤尧集团从陆上南逃出境的通道。

蒙自机场的突然丢失,使汤尧顿时乱了方寸。第26军空运至海南的计划已无法继续实施,汤尧急忙下令各军向元江以南撤退。彭佐熙率其第26军余部(已运走军前进指挥所及第368 师一个多团)仓促南撤。17日下午,汤尧又命令其第8 兵团部及第8 军于次日从建水、石屏地区向西撤退,经元江、墨江进入普洱、思茅地区,与李弥纠集的反动武装会合。

元江水流湍急,不能徒涉,惟一通道是元江城北的铁索桥。根据上述情况,陈赓决心将汤尧集团追歼于元江以东地区,具体部署如下:以第37师及第38师一部为中路,除控制蒙自机场外,主力向建水、石屏追击;以第114 、151 师为左路,除以一部控制金平外,主力沿红河西进,迂回汤尧集团左翼;以边纵和卢汉起义部队各一部为右路,乘汽车进至峨山,然后向墨江前进,堵击逃跑之敌。

各部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于17日展开追歼作战。第37师于17日攻占个旧,歼敌第26军3000余人。第151 师和第114 师一部于17日至20日又在蛮板地区歼敌第26军3000余人。国民党军第26军主力被消灭,彭佐熙率残部3000余人逃往越南、缅甸。

随即,第37师由东向西,第114 师主力由南向北,边纵和卢汉部由北向南,追歼汤尧第8 兵团部及曹天戈第8 军。

19日至20日,第114 师主力在宜得地区歼灭国民党军第8 军第237 师一部,第237 师师长李彬普等300 名国民党军官兵在逃跑时跌入山谷。国民党军第8 军副军长兼第3 师师长田仲达鉴于逃跑无望,即率第3 师2000余人在石屏西北地区向边纵投降。

为争取时间,抢占元江铁索桥,第13军副军长陈赓果断命令:第37师以团、营为单位,大胆分路穿插,抢占元江桥东侧的营盘山;第38师第114 团火速乘火车到达石屏,尔后急进占领元江桥东北的千庄坝、二塘地区。

21日,第37师于元江以东之营盘山开始与曹天戈第8 军后卫部队接触。根据师首长指示,为抢过敌人先头,拦住敌逃路,该师第109 团团长顾永武当机立断,命令先头第2 营副营长秦三须带一个连,穿戴俘虏衣帽,伪装成国民党军,乘乱直插营盘山隘口,控制了制高点,截击国民党军。随后,第37师主力楔人国民党军队形中央,实施穿插分割,将国民党军斩为两段。

此时,边纵也到达元江东岸的铁索桥附近,截击国民党军。在解放军的猛烈打击下,国民党军陷人混乱,其前卫第8 军第170 师先期逃过铁索桥。因害怕被追歼,该师师长孙进贤下令将桥炸毁。解放军第37师在元江东岸歼灭国民党军第8 军教导师及第3 师1700余人。

22日下午,汤尧、曹天戈率第8 兵团部、第8 军军部及第42师逃到元江东岸,企图过桥逃跑。当得知第170 师已将铁索桥炸毁时,曹天戈暴跳如雷,当场宣布:过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第170 师师长孙进贤就地正法。

为夺路逃生,曹天戈下令工兵连夜抢修铁索桥。解放军第109 团第2 营第6 连在连长张海水率领下,与敌展开激战,张海水英勇牺牲。该连在仅剩24人的情况下,仍顽强地控制住铁索桥头,使敌望桥兴叹。

汤尧见过江无望,即率部沿元江东岸南逃。解放军第37师与边纵一部及随后赶到的第38师第114 团,多路迂回追击与截击,至23日将汤尧集团主力包围于红土坡、二塘地区。

24日拂晓,解放军发起总攻,经8 小时激战,国民党军第8 兵团部及第8 军残部全部就歼。计击毙国民党军1500余人,俘虏6000余人;活捉国民党军陆军副总司令兼第8 兵团司令官汤尧及第8 兵团副司令官兼第8 军军长曹天戈。

汤尧被送到解放军第37师师部后,师长周学义问:“汤副总司令,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想不到,想不到。按照中外军队的行军原则,步兵正常日行60里,最多也只能走80里,可是、可是……你们违背了行军原则,一天竟急进200 里,我根本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汤尧颓丧地低下了头。

雷起云政委微笑着说:“我们是用共产党的意志和决心创造了新的原则。”

“兄弟佩服,佩服!”汤尧连连说。

27日,陈赓急电:敌第170 师及教导师残部窜过元江后,有可能向思茅地区和中缅边境逃窜。为将该敌歼灭于国境内,中路军应速组织精干部队,在边纵第9 支队和卢汉起义部队的配合下,穷追猛打。如敌逃出国境,则停止追击,千万不能进入别国作战。

第13军军长周希汉、政委刘有光当即决定:第37师师长周学义、副师长吴效闽各带两个轻装营,分兵两路,追歼逃敌,并要求抱定“敌逃必追,追必到底”的决心,力求歼敌于本国国土。

28日,周学义、吴效闽各率两个营和4 个连从元江出发,在边纵和卢汉起义部队的配合下向西、向南追击。

向西追击的部队经8 昼夜猛追,于2 月4 日在镇沅以西按板井追上国民党军第170 师主力,迫使该师师长孙进贤率部2400余人投诚。

向南追击的部队经普洱、思茅南下,于2 月19日在南桥追上国民党军第170 师残部,歼灭500 余人,其余逃往国外。解放军相继解放车里、佛海、打洛。

至此,滇南战役胜利结束。

滇南战役,自1949年12月27日开始至翌年2 月19日止,历时50余天,解放军追击前进1800余公里,越过了无数的山峦荒野,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歼灭了国民党军2.7 万人,解放了滇南、滇西的广大地区,粉碎了蒋介石妄图建立滇南“反共基地”的迷梦。

与此同时,陈赓率第4 兵团部于2 月20日进驻昆明,第14、15军亦于2 月中旬进驻滇西、滇东北地区,云南全省获得解放。

3 月4 日,昆明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陈赓、周保中分任正副主任。同时,成立了云南省军政委员会,卢汉任主任,宋任穷、周保中任副主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16: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20: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及时雨 (本回复来自dajia.sssc.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22: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需要先绑定手机号

手机版|盛世收藏网

GMT+8, 2024-2-21 09:01 ( 京ICP备10017546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2689号 )

论坛内容仅代表发布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业务联系:15011024225(临时,周一至周五10:30~17:30)

www.sssc.cn copyright © 2003-202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